电影《沙丘》的历史原型竟是香料的海上血腥贸易——威尼斯的故事VOL2

  在近期上映的热门影片《沙丘》中,有一种名为“香料”的珍贵物质成为了多方势力争夺的焦点,谁掌握了香料的开采、运输和贩卖,谁就将建立起跨星际的战略优势。而在13世纪初的威尼斯,以丁香,肉桂,豆蔻等为主的东方香料,也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贸易进账。同为地中海港口城市的热那亚又怎会作壁上观,自然是和威尼斯展开了包括价格战和海战在内的激烈竞争。

  为了保证价格稳定的第一手货源,威尼斯和热那亚都在君士坦丁堡这座连接东西方世界的大型城市里都开设了办事处,专门从事东方香料的进货与运输。1202年,威尼斯执政官丹多洛亲自参与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刚刚违背教廷的警告,出兵攻下了基督教城市扎拉,此时本应向异教徒的土地进军,然而一位拜占庭流亡贵族的出现,却又一次改变了十字军的作战计划,丹多洛也希望能借助这个机会,把热那亚人从香料贸易的竞争者名单中永久除名。

  咱们上回说到,当十字军帮助威尼斯攻占基督教城市扎拉之后,时任教皇英诺森三世大发雷霆,严词斥责十字军的错误行为,命令他们立刻回到正轨,否则死后将会失去救赎的机会。就在十字军将士们准备“改邪归正”时,一个人突然找上门来,要求十字军为他去拿下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基督教城市——拜占庭帝国的君士坦丁堡。

  此人名叫亚历克赛·安格洛斯,是前一任拜占庭皇帝伊萨克二世的儿子,而伊萨克二世几年前被自己的兄长,也就是安格洛斯的伯父亚历克赛三世戳瞎双眼并篡夺其王位,相当于安格洛斯是要动用十字军的力量,夺回他认为本该属于他的拜占庭皇帝宝座。

  实际上,拜占庭的继承法并没有赋予安格洛斯正统的王位继承权,只是十字军的法兰西骑士对此缺乏认识,威尼斯执政官丹多洛则表现出精明的一面,年轻时曾在拜占庭工作生活的他对当地民俗和法律了如指掌,嗅到了这件事情关乎利益的浓郁味道,他非但没有给十字军进行相关科普,反而鼓动他们伸出援手。安格洛斯借杆上爬玩了命地画饼,答应事成之后为十字军付清欠威尼斯的军费款,奖励全军将士20万银马克,带领1万拜占庭士兵追随此次东征事业,并在圣地供养500名骑士——好家伙,贾跃亭当初拿PPT忽悠投资人的时候都不敢这么吹。

  丹多洛之所以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因为这笔“买卖”即能一次性收回投资,而且一旦亲手扶植起拜占庭的新王,包括香料贸易垄断权,拜占庭连接东西方的货运通道等,都会一并成为囊中之物。威尼斯桨帆船载着十字军浩浩荡荡从海上靠近君士坦丁堡临海一面的城墙,按照安格洛斯的说法,他的伯父是篡权登基,不得人心,因此只要十字军给安格洛斯站台,兵不血刃就能让拜占庭开城。结果站在船头向城墙守军喊话的安格洛斯,险些成为草船借箭的人肉靶子,哪有什么王子归来,说到底还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电影《沙丘》中的香料之所以是宇宙中最宝贵的战略资源,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宇航公会垄断了星际交通,而公会的太空飞船驾驶员需要服用香料后刺激大脑活性,才能完成复杂的太空飞行任务。威尼斯在十字军队伍中的作用除了提供经费支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军事任务就是依靠加莱桨帆船组成的舰队,运送士兵登陆和组织海上作战。

  拜占庭地处欧亚交界,十字军乘坐着威尼斯人的桨帆船,只有港口登陆这一种战术选择,拜占庭守军不仅兵力占优,强大的防御工事在临海塔楼之间竖起巨型的海上锁链,一旦有船只想要发动登陆作战,这些锁链就会起到抵御作用,先把敌人拦在港口外,再从塔楼上用弓箭进行射击,所谓“关门打狗”通常指关起门来打门里的狗,拜占庭则是关起门来“颠”那些想冲但又冲不进来的狗。

  为了反制拜占庭的优势,威尼斯人决定对塔楼发起进攻,只要占领塔楼并破坏海上铁索阵,就能驶入港口,让十字军骑士向城直接发动冲锋。他们对加莱桨帆船进行了一番魔改,在船上架设起类似云梯的大型平台,并把浸湿的帆布铺在外侧防御敌人射来的火箭,当战船接近敌人塔楼后,从船上就可以直接登上城墙;同时为了形成局部火力压制,投石机也被搬到了甲板上,让丹多洛也可以喊上一句:二营长!——意大利人用意大利炮,这波没毛病。

  饶是如此,当疾风暴雨般的弓箭从拜占庭塔楼射下来时,威尼斯舰队很难找到近身的机会,士兵们也被对方的气势吓得不敢在甲板上多作停留,假如此时知难而退,调转船头听教皇的话去东方打异教徒的话,威尼斯的历史或许就是另一番书写了。

  一片慌乱中,执政官丹多洛独自走向船头,所有射来的箭矢奇迹般与他擦身而过,老执政官就这样面向敌人的塔楼,无视致命箭矢——之前我们讲过,丹多洛是一个盲人,所以他的勇气更多来自于压根就看不见——高呼战斗口号鼓舞士兵,执政官毫发无损的“神迹”给交战双方带去了强大的心理暗示,威尼斯舰队一鼓作气冲上塔楼,破坏铁索后舰队驶进港口,放出船舱里蓄势待发的十字军骑士一举攻入拜占庭,基督教世界最大的城市,就这样被另一群基督徒占领了。

  十字军与拜占庭的战斗,最终在守军溃败和放火打劫后落下了帷幕,可安格洛斯并没有第一时间坐上王位继承的宝座,因为不仅拜占庭皇帝亚历克赛三世拒绝把政权交给自己的侄子,而安格洛斯的父亲,当年遭到兄弟篡权的伊萨克二世还在宫中的监狱里,再加上兵荒马乱中纠集起城中贵族和士兵,想要自己也品尝下皇权滋味的大臣穆尔策卢弗斯,A、B、C、D总共四个选项,该选哪一个呢?

  在拜占庭守军部队和当地百姓看来,亚历克赛三世守城不利,伊萨克二世早就过气,他的儿子安格洛斯更是把十字军引来君士坦丁堡的罪魁祸首,穆尔策卢弗斯因此获得了最大的本地支持率。但安格洛斯作为胜利的一方又岂能善罢甘休?

  起初的时候,安格洛斯和穆尔策卢弗斯凭借手中的兵力对政权展开了争夺,但是十字军和丹多洛的耐心是有限的。1204年4月12日,十字军离开在城外的兵营,冲进君士坦丁堡展开毫无节制的烧杀抢掠,什么扶植国王,什么基督徒不杀基督徒,什么战后议和,通通见鬼去吧!与其等着安格洛斯赢下权力游戏后兑现承诺,我们自己动手抢难道不香吗?

  一位拜占庭的编年史作家记录了当时的情形:“啊!城市!所有城市的眼睛,你从天主手中,饮了他狂怒的苦酒吗?”三天时间里,当时世界上最美的城市惨遭十字军蹂躏,千年基督教历史被毁,平民被奸杀抢掠,如今威尼斯旅行手册上那四匹青铜骏马,就是跟随十字军一起参与劫掠的威尼斯人从拜占庭抢回来的。

  劫掠过后,十字军与威尼斯人坐地分赃,拜占庭被划分成不同主权的独立部分,十字军领袖之一的鲍德温伯爵加冕为新的拜占庭皇帝,而送走了十字军主力部队后,驻扎在港口里的威尼斯舰队就成为了他的军事保障,威尼斯为此获得了拜占庭进行贸易的垄断权,热那亚人则被彻底排挤出了利润丰厚香料市场,所以当《黎明之海》的玩家们去到君士坦丁堡购入香料时,最好注意不要让威尼斯商人赚差价。(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